跳到主要內容

臺灣港務股份有限公司-臺灣港群電子報


封面故事

搏命的海海人生  引水人甘苦談

與海拼搏的水行俠 之三

搏命的海海人生 引水人甘苦談

  • 瀏覽人次 : 491
  • 撰稿:馬千惠、鄭博仁
  • 圖:鄭博仁、方信雄提供

狂風暴雨中的漆黑外海,引水人乘著接駁船,在巨浪中接近行駛中的大船。大船邊被風雨及海浪吹打的繩梯搖晃不已,引水人也只能緊緊抓牢繩梯往上攀爬,搏命登船,才能完成導航船隻順利進出港口的任務。而在那深不可測的大海中,還有船下運轉中的渦輪馬達,危機重重,猶如電影般驚險的每一天,卻是他們的真實人生日常……。

狂風暴雨中的漆黑外海,引水人乘著接駁船,在巨浪中接近行駛中的大船。大船邊被風雨及海浪吹打的繩梯搖晃不已,引水人也只能緊緊抓牢繩梯往上攀爬,搏命登船,才能完成導航船隻順利進出港口的任務。而在那深不可測的大海中,還有船下運轉中的渦輪馬達,危機重重,猶如電影般驚險的每一天,卻是他們的真實人生日常……

外界不知的辛酸  引水職場甘苦談

目前國內引水人的人數不到百人,是臺灣最神秘、高薪的職業之一,雖然外界常以引水人豐厚的收入報導這一行業,但眾人不清楚而忽略的是,引水人的高薪可是搏命與犧牲眾多換來的,引水人的培養更是不易。每次的領港工作,他們必須駕著小艇,從繩梯爬上大船,引領船隻進出港口,即使在狂風暴雨下的惡劣天氣仍是如此,有時也因為繩梯的品質不佳,不時傳出引水人受傷的消息,更甚是落海致命,這次本刊訪問到中華民國引水協會前任與現任理事長及國內唯一的女引水人,讓我們更深入的瞭解引水人的工作。

 

基隆港引水人--方信雄 / 中華民國引水協會理事長

從海事高職畢業四十餘年以來,方信雄理事長除三度返校進修,一直在海上服務。台灣海洋大學航運技術研究所工程碩士的他,是早期少數擁有碩士學歷的船長、第一次參加考試院甲種引水人考試即勇奪榜首。現任交通部航港局海事評議委員、基隆港引水人辦事處主任(引水人)、中華民國仲裁協會仲裁人、臺灣海洋大兼任教授。
理事長方信雄引領船舶進港
理事長方信雄覺得每天引領不同國籍的船舶,工作常是在驚險中混雜樂趣


對於說明引水人這份外界少知的神祕職業,方理事長說:「其實簡單來說,引水人就是『代客泊船』。我們引水人的工作是安全且有效率地,把一艘自國外行駛到我國港口外的商船,帶領至港埠管理機關或船舶公司指定的碼頭或船席,進港靠泊,以便進行後續的貨物裝、卸或旅客的登、離船作業,反之離港也是如此。」因此引水人有如飯店門口幫客人「代客泊車」的專業服務人員。

身為在第一線服務港埠的引水人,每天要引領不同國籍的船舶,而方理事長所在的百年港口--基隆港,貨櫃、貨船與郵輪客船都需引領,他說:「引水人的工作常是在驚險中混雜樂趣。」例如某日先引領某豪華郵輪進港,除了航儀先進操作容易外,在船上更享受到五星級飯店般的款待,但接著下一艘引領的船舶卻是銹蝕不堪、異味瀰漫的破舊小船,衛生條件惡劣。每每面對這等險惡情境的轉換,都是如同天堂掉到地獄的巨大差異感受。另外,面對來自不同國籍的船員,與異國文化的交流需溝通磨合,卻常在言談之間發現到歐洲籍船長的優越感。

方理事長也提到,雖然引水人論件計酬,收入相較一般大眾高薪,但這些都是無論颳風下雨都要領航船隻,用專業知識、深厚經驗和搏命換來的,海上變化大,風向與水流時刻在變化,工作環境險惡,每次出任務登船、操船都是需要慎重態度對待。而且引水人們還要共同負擔辦公室的種種開銷、人事成本等,並非單憑一己之力,而是在許多人的努力下才能成功運作辦事處。


目前也在臺灣海洋大學授課港口運輸與港埠管理的方理事長,提到船舶大型化、次標準船充斥與傳統港口難以負荷新一代大型船舶的問題,雖然地形、地理都沒有改變,但對應於船舶大型化的港埠相關配套卻不足,讓引水人的工作挑戰越形艱鉅。而方理事長表示,海運發展趨勢與制度面問題尚待努力,在基隆港的引水人夥伴,除定期在海洋大學接受模擬機的操船訓練外,也利用參與國營事業的研究計畫來增進領航技術,為船舶提供更好的專業領航。


深引水人--丁漢利 / 前中華民國引水協會理事長

就像律師與會計師等專門人員一樣,引水人也是論件計酬的,每領一艘船的價碼在六到九千不等,一個月下來至少也有五、六十萬元,只不過和律師、會計師等不同,引水人是不能挑顧客的。丁漢利說,引水人儘管負責將外國商船引領進港,卻算是接受港務局委託的私人工會團體;對外似乎代表了本國的主權,卻沒有公務人員所具有的公權力,對內不算是公務員,但也不能選擇客戶。

 

引船進港的最大障礙就是天候與機械。有時天候惡劣,海浪風速過大,從小艇登上大船即如登天之難,風險完全自負;有時船的煞車不靈,機械故障,也要運用智慧慢慢領船停靠,不能有任何環節出錯,要不然都是大麻煩。而丁漢利說,什麼惡劣的氣候條件都可以想法子繞過或挺著,只有一種在海面上的雷雨雹,會連成一線地颳風下雨,倏忽出現又倏忽停止,教人難以預防或逃躲。

 

而這樣專業技能的養成,全靠過去當船長的經驗慢慢累積的,丁漢利在28歲就當上了船長,回想起過去的操船經驗,有一次在日本開一艘載滿汽車的貨櫃船要前往美國,同一時間也有一艘載相同貨物的船一起出發,兩艘船分別選擇不同的航線前進。丁船長在航程中遭遇到暴風雨,為了確保貨物的安全,開啟了超人模式,順著大浪前進,連續14個晝夜沒有合過眼,靠的就是每二個小時一杯Espresso,喝完再抽菸…抽完再喝…一直到抵達目的地為止,並且船上的貨物沒有任何的損壞;但另一艘船就沒這麼幸運了,晚了七天才到,而且多數的貨物都有被碰撞的痕跡。

 

丁領港笑著說,在船上一杯好的咖啡是很重要得,因此他對學生上的第一堂課就是「如何泡出一杯好咖啡」。除此之外,本著自身引水人的專業,他也對高雄港做出了相當的貢獻,如中鋼礦砂船的吃水從14米延伸到15米、高雄港航行安全規定中、英文第一版的擬定與撰寫、10萬噸以上大貨櫃強風進港的模擬機操船、海事評議及附議會委員、國際引水協會及國際船長協會以臺灣名義入會、客船安全講習及海洋教育推廣等,直到現在退休了,還是為了健全國內引水體制在奔走。

資深領港丁漢利

資深領港丁漢利認為拖船調派缺人力影響服務品質

臺灣首位女引水人--黃昭玲

海上工作往往是男性為主,過去在臺灣航運界也是如此,一直到近20年才開始有女船員,但仍為數不多,2017年時臺灣出現第一位且是目前唯一的女性引水人--黃昭玲。

黃領港自臺灣海洋大學商船學系畢業,通過航海人員考試後陸續任職於各大航運公司。從基層開始一路至大副,再取得船長適任證書後,2012年升任為臺灣第一位女性散裝船船長,之後擔任貨櫃船船長,累積三年船長海上資歷,於2017年考上甲種引水人,成為國內第一位女性領港。

有著過人的毅力黃領港說:「引水人是航海人的最高殿堂,我從畢業後跑船開始,就立下了這個夢想,歷經20年終於實現,這是自己心目中的夢幻工作。」但黃領港也表示,女性船員畢竟是少數,在臺灣女性引水人目前自己更是唯一的一位,能力經常會受到外界懷疑,必須投入更多心力,持續堅持且用實際工作表現,來證明自己能力與價值。

雖然她的領港資歷不到兩年,但有著不服輸精神的她,會特別仔細的注意自己每次操船,以高標準要求自己務求不出錯,才能每每順利的完美達成任務。「平安、順利最重要!」她說。除了女性常被外界質疑工作能力外,她認為維持良好體力也是一大挑戰


黃昭玲(中)

黃昭玲(中)是臺灣目前唯一的女領港員





  • 喜歡此專欄請按讚14

  • 收藏文章0

  • 取消收藏0

返回列表
status
資料處理中,請稍候...資料處理中,請稍候...